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
惊驾路41号9楼
邮编:315040
电话:0574-87722333
传真:0574-87722333
邮箱:dfg02@126.com

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
作者:webmaster
宁波Y公司诉宁波D公司及厦门Z公司代理进口合同纠纷案
 
 
【浙江东方港律师事务所:赵建平 律师】
 
案情简介:
宁波Y公司与宁波D公司于2008年2月27日订立了一份代理进口协议,协议约定:Y公司为D公司代理进口“24度棕榈油”1600吨,总价为2108608美元。同年3月3日Y公司又与福建Z公司订立“有关1600吨精炼棕榈液油中转协议”,双方约定:Y公司将替D公司代理进口的棕榈油通过第三人Z公司中转、储运。协议签订4天后,即3月7日Y公司将其代理的1594.388吨棕榈油存入Z公司的仓库。
2008年3月26日,应宁波D公司要求,Y公司同意将存放在第三人Z公司处的其中500吨棕榈油开具提货单给D公司。按代理协议规定,D公司应在Y公司对外支付前15天将所有货款汇入Y公司账户,但D公司未按约履行。Y公司在多次催促无果后去Z公司核查,结果发现在Y公司未出具提单原件情况下余下约1100吨棕榈油被D公司全部提走。为此Y公司以D公司为被告,Z公司为第三人,一纸诉状告上法庭。(本案本方当事人为宁波Y公司)
 
诉讼请求的确定:
本案在诉讼过程中的关键点是诉讼请求的确定,看似不经意的一点却关系到整个诉讼的胜败,事实上在D公司设法将Y公司存放在Z公司约1600吨货物提走之后便“完全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寄托于刑事案件上的侦破而挽回Y公司的遥遥无期,且作为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是Y公司还是Z公司值得探讨,毫无疑问,我们只能通过诉Z公司来达到救济目的,但是Z公司远在厦门,而协议中对管辖权未有明确约定,假设直接诉Z公司则势必得远赴厦门,故而在权衡再三后,我们决定引进在国内尚不成熟的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来解决本案,我们认为,D公司违反了合同约定,未经Y公司同意,提走全部货物,又不支付货款,基于合同关系,应对Y公司负有合同之债;而Z公司在未收到Y公司提单情况下,将Y公司储存的货物放行,对Y公司构成侵权,基于侵权赔偿法律关系,Z公司应对Y公司负侵权之债。此时D公司和Z公司基于不同的发生原因对Y公司负有不同的债务。即为不真正连带债务。抛开了普通连带责任在司法上的羁绊,令Y公司在诉讼上更为有利。
当然,毕竟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在国内司法实践中使用远未普及,在司法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因此以此为理由使法院以及对方当事人信服是十分困难的,Z公司的律师在第一时间就提出异议,认为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不可作为司法依据,法院应该直接驳回Y公司起诉。
 
争议焦点:
一、第三人Z公司是否存在侵权行为;
二、本案被告D公司与第三人Z公司是否构成不真正连带责任。
Y公司主要代理意见:
一、第三人Z公司的法律地位问题,。Y公司认为在其代理被告进口货物后,将货物存放于第三人Z公司处,由于被告违反合同未支付全部货款提走货物,而第三人违反仓储保管约定,违规放货,被告和第三人的共同行为导致了本案结果发生,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因此第三人Z公司对本案的处理结果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依据民诉规定,将其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无不妥。
二、本案被告D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违约行为明确。被告D公司应于原告对外议付前15天将所有货款汇入原告处,但被告未按约履行,其行为构成违约。更甚,被告D公司在未支付货款情况下,又变造提货凭证,从第三人Z   公司处提取货物,致使原告对货物失控,被告应按合同约定承担货款支付义务,并承担相应费用。
三、本案第三人Z公司存在重大过错,侵害了原告货物所有权。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是一种仓储中转关系,在仓储中转过程中,第三人只能凭原告有效的提货凭证才能中转放货。由于原告与第三人为首次业务合作,因此在合同上对提货手续做了严格约定,并预先确认出仓凭证的样本和印鉴。在该样本上除了一般样本应有的内容外,还特别明确了原告方的地址、电话及传真号码。也即如果用传真方式通知放货,其放货指令只能来自于样本上限定的传真机方能有效。且合同上并未允许传真放货的模式,即提货单必须是提单正本。显然第三人Z公司在履行仓储中转义务过程中不仅未行使善良保管义务,连一般的注意义务也未做到。正是由于第三人的重大过错,才让被告有可趁之机,以致原告失去货物,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四、被告D公司与第三人Z公司的行为构成不真正连带债务。原告Y公司认为,不真正连带债务是多个债务基于不同的发生原因而偶然产生相同的给付义务,又各自独立负有全部履行义务,并因债务人之一的履行而使全体债务人的债务均归于消灭的债务。而在本案中,被告和第三人完全符合如上定义。
1、被告和第三人基于不同的发生原因,即不同的法律关系对原告负有不同的债务。原告与被告是基于进口代理合同关系,被告对原告负有支付货款的义务;第三人与原告是基于仓储中转关系,因第三人无单放货,实施了侵权行为,原告基于对侵权法律关系的选择,第三人对原告存在侵权行为的赔偿之债。
2、原告对被告和第三人享有独立的请求权。即原告对被告享有违约请求权,而对第三人享有侵权行为赔偿请求权,该两个请求权相互独立,也可分别行使。
3、被告和第三人的债务是基于偶然的事实而联系在一起。本案中第三人Z公司认为被告D公司的提单是有效的,显然其不清楚被告的提单是变造的系无效。第三人并不了解被告在提货过错中的所作所为,相互之间缺乏主观上的联系,也并未共同实施了某种行为或做出某种约定,这也是不真正连带债务与连带债务的区别所在。但由于第三人未尽保管义务,违规放货该事实表明被告产生的债务与第三人产生债务基于一种偶然的原因而联系一起。
4、被告与第三人对原告只有一个给付,不存在给付数额分担。
5、本案存在终局债务人。即被告为本案终局债务人,第三人在承担支付义务后可向被告要求承担。
 
Z公司的主要答辩意见:
一、Z公司认为Y公司将其列为第三人违反法律规定,其诉讼请求应直接予以驳回。
二、Y公司以不真正连带债务来主张本案权利无法律依据。
三、即使从不真正连带债务解读,Z公司与D公司也不构成不真正连带债务关系。
四、Z公司的侵权行为并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针对Z公司的五个观点简析:第一点第二点均是Z公司对我方引用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的质疑,当然这一理论就目前国内司法实践情况来看应用的并不多,可并不表示没有,相当一部分案例还是运用了这一理论。第三点第四点是Z公司对于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及侵权行为的个人理解,与我方的认识不一致,当然这也是Z公司的答辩权利,至于究竟是否为不真正连带债务以及Z公司是否侵权则应以法院判决为准。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法院认为Z公司已经在庭上确认其是凭借提货单传真件放货,并认为凭传真件放货系仓储单位行业惯例,且Y公司是认可传真放货的事实。其提供了相关放货凭证及证人当庭作证。法院同时也走访了有关仓储单位,所获证据表明并不能得出凭传真件放货的行业惯例。证人证言也不能直接证明第一批500吨的放货传真件系原告传真给Z公司,之后的提货单传真行为为Y公司明知并认可的事实。且Z公司凭提货单传真件放货的行为并不符合其与Y公司之间的仓储协议约定的真实意思。Z公司实际并未按其与有关的仓储协议履行义务。故应对Y公司的货物损失承担责任。D公司违反《代理进口协议》约定未支付货款及费用,对Y公司构成违约,基于代理合同关系,其应对Y公司负合同之债。而Z公司受Y公司委托保管Y公司存储的货物却让D公司提取,既违反了其与Y公司签订的仓储合同,又侵害了Y公司的货物所有权。故D,Z公司应分别向Y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Y公司对D,Z公司分别享有独立的请求权,但由于D,Z公司的给付义务指向的标的均是Y公司代理并存储于Z公司的棕榈油,D,Z公司均负有对该棕榈油价值全部清偿的义务,且清偿不分比例、份额,如果其中一方债务人清偿了全部债务,Y公司对棕榈油价值的债权就得以全部实现,无权再向另一方债务人求偿,这两个债务虽不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却偶然地联系在一起,构成了法律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四条、第三百九十八条、第四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判决:D或Z公司赔偿原告Y公司货款损失9030261元及利息损失(按照本金6030261元,自2008年5月19日起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货款基准利率计算);D公司支付原告Y公司代理费146331元及仓储费71747元。
 
 
Z公司上诉:
Z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Z公司以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为由,认为:(一)Z公司凭提货单传真件放货符合仓储协议约定的履行方式,没有过错。(二)Z公司提供多家公司证明中转协议履行中确实存在凭传真件放货的行业惯例。(三)一审法院错误认定侵权行为。(四)一审法院错误适用不真正连带债务理论。
 
二审维持原判:二审法院受理上诉后经审理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对于Z公司上诉理由不予采纳,最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作者简介】
赵建平律师……
发表于:2011-4-25 13:40:14
[返回上页]
Copyright@2011,浙江东方港律师事务所.All right reserved. 首页 | 东方港介绍 | 业务范围 | 律师介绍 | 经典案例 | 政策法规 | 法律咨询 | 联系我们